第156章

记住夜读书屋,www.yedu360.com,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.

“你们不是一直想知道, 我明明有了那么多钱, 为什么还要铤而走险, 干非法代孕和器官买卖的生意吗?”

闫维东邪邪一笑,配上他那张扭曲的脸, 显得异常恐怖。

在场警官们对视一眼,神色更加郑重。

“……说起来,都是造孽啊。”

闫维东幽幽往下叙述。

原来, 刚开始闫维东手段虽然卑鄙, 但得到那些公司后, 确实是在老实做生意, 没动过后来的歪念头。

那时候上头人已经升官走了,天高皇帝远, 时间一长,闫维东就有点不受控了。

人有钱有闲了以后, 很自然的就会有别的追求。

闫维东自小吃苦, 没上过几天学,他最大的愿望就是上学, 最后如愿以偿, 挂名上了大学。

那所大学里, 不仅有老师, 有知识, 还有潘海和于文海。

闫维东老早就喜欢上潘海, 为了爱人,他也曾下定决心要变好。

那时候, 潘海还对于文海一往情深。闫维东想着,脱离上头人,自己做主,然后再干最后一件坏事,把于文海这个情敌去掉,他就洗心革面跟潘海好好过下半生。

但是没等他成功杀了于文海,上头人对他的敷衍不满,着手惩罚闫维东。

那些药品不合格的证据,都是有人特意送给于老爷子的。究竟想铲除他还是给一个教训,闫维东不清楚,但是那一次的动荡,让他受创不小。

闫维东总算明白二者的差距,他连夜找了上头人,主动增加了条件后,总算把这一危机解决了。

于家没了,于文海也没了,他成功跟潘海搭上对儿。

但是从那以后,闫维东彻底没了良心,为了敛财,他开始走上更歪的路。

闫维东说这些的时候,谭林就在一旁。

见他神色坦荡,一副豁出去的表情,谭林将其他人都支走,最后审讯室只留下他们两个。

“我现在问你,那个所谓的上头人,究竟是不是简望声?”

听到这个名字,闫维东神情一顿。

但是很快,他就又恢复了刚才的表情。

谭林心里就有数了。

他冷冷道:“你也不用抱着幻想了,你犯了这么大的案,就算他再厉害,这次也救不了你。如果你还有一份良知的话,就算为了那些死去的人,就算为了赎罪,也该把他供出来。”

谭林这话说完,闫维东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。

谭林继续道:“不说别人,你口口声声想要变好,想要为了他改变的潘海,他不是个人。但如果没有上头人,没有你,他可能会犯罪,但绝不会犯下间接杀人的大错,如今要在监狱里待到死。”

“最后再……做个人吧。”

谭林艰难说道。

可惜,闫维东低着头,听了这话后却只是沉默,没有做出任何回应。

谭林叹了声气,摇摇头准备走了。

心里却十分遗憾,没能听闫维东亲口说出来,要想指控简望声的话,还是很困难的。

就在他叹着气,准备打开门出去的时候,身后突然传来声音。

“是。”

“是……简望声指使的我!”

闫维东勾着头,坚定说道。

谭林听到这话,直接愣在当场。

一是没想到,闫维东会突然坦白。

二来,那几个小鲜肉的事,谭林也是知道的。

他以为闫维东跟潘海就是一时新鲜,感情没那么深的,或许再过几个月闫维东就会将人忘了。他现在的反应却着实出人意料。

似乎是看出谭林在想什么,闫维东笑了笑,涩然道:“总归是我……毁了他。”

出去之后,谭林调出完整的监控,将文件发给了罗老等人。

同时也征询意见,是要立刻处置闫维东,还是关着等以后事发。

简望声正值春风得意的时候,想要一下子将他扳倒,目前还是很难的。

不过,千里之堤毁于蚁穴,有这些证据一一留存着,总有让它们大白于天下的一天,不是吗?

闫维东就是很关键的一个人证。

约莫半天后,罗老给了答复。

按照正常程序办事!简望声违规是简望声的事,他们不能犯跟简望声一样的错误。

至于该怎么扳倒简望声,有关键的监控在,跑不掉他。

现在只是缺个适当的时机而已。

如果时机不对,哪怕证据确凿,他也有一万种法子为自己辩白。

不但没用,反而会打草惊蛇。

得到答复后,谭林立刻吩咐手下人,让他们将闫维东作案的证据全部整理好,很快就向法院提起公诉。

杀了那么多条人命,谋害那么多家庭,获利那么多违法钱财,证据确凿。

很快,法院的判决就下来了。

闫维东直接枪毙。

医院违规人员,包括那天给何甜甜做手术的主刀在内,全部终身□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