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3章

记住夜读书屋,www.yedu360.com,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.

从逃脱到被逮捕, 闫维东一直是警察局的心腹大患。

确认完闫维东的身份没错后,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。

闫维东是个老油条, 作恶那么多年,做的还是买卖器官的生意, 嘴巴当然没那么容易撬开。

而且,他的脸还在恢复期,暂时是不能见风的。

警察对这种大恶人, 自然没什么怜悯心。

只是出于条规, 也是怕闫维东发炎真的出了什么事, 审讯的事情不得不延后几天。

为此, 警察在拘留所里布置出一块简易的封闭病房,让医生带着药品进去, 每日有人看守着,专门帮他继续治疗。

在闫维东恢复的时候, 陈先生陈太太夫妻俩, 全都被抓了起来,正在轮番接受审问。

在何甜甜提供的那则录音里, 陈太太亲口承认了她杀害徐惠生的事实。

哪怕进了监狱后, 陈太太矢口否认, 但警察还是确定了夫妻俩的嫌疑, 开始往这个方向使力。

除了查证陈家药品公司的账册等物, 在陈家内部搜罗证据、寻找知情人外, 警方还开馆验了徐惠生的尸首。

二十年前,尸体掩埋焚化还不像现在这样严格。

加上陈太太夫妻别有用心, 两人根本没有火化徐惠生,而是找到了一个道士,进行传统的土葬。

按照道士的指点,陈太太让人捆绑住徐惠生尸体的手脚,用麦糠塞满了徐惠生的嘴巴,还在徐惠生的脸上覆盖了一层油纸。

据专业人士说,这样的做法,目的是让人永世无□□回,更不能喊出他们的冤屈,只能一辈子困在腐烂的肉身上。

可以说,心思非常歹毒了。

何甜甜得知消息,开棺那天,跟着去看了尸骨。

哪怕对亲生父亲根本没有任何印象,也毫无感情,看到尸骨的时候,还是忍不住掉了一会儿眼泪。

这是个很可怜的男人!

有时候她也会想,如果爸爸在的话,现在他会是什么样子?自己又会是什么样子?

警察开棺的时候,麦糠早就风化成土了,油纸却还顽固的包裹着头盖骨。

在油纸的包裹下,尸体头骨发黑。

找到具体的埋葬位置后,警方当即把尸骨完整地带回来,进行具体的验尸。

这边验尸的举动还在进行,另一边,警方却有了特别的发现。

不仅陈氏企业跟查封的几家闫先生的公司有钱财来往,就连陈先生和陈太太的私人账户,这些年也一直跟几个账户有固定的钱财往来。

这几个账户被挖出来,警方就发现,都跟闫先生手下的人有关。

特别是最近半个月,陈先生的账户上,突然收到了一大笔钱,数额高达五千万。

这笔钱,还是从出事医院公中账户上流出的。

这就很奇怪了!

没见过女儿做心脏移植手术,医院反而要给病人家属送钱的。

哪怕医院跟陈氏企业这些年都有私下的合作,但这笔钱还是来的很诡异。

从谭林那里得到消息后,虽然也猜不透为什么,但何甜甜立即就想到,那天陈先生与主刀医生之间的异样。

她把那个匪夷所思的猜测告诉了谭林。

陈太太确实想救陈茜,因为那是她唯一的孩子,也是她的希望。

如果孩子也死了,陈太太后继无人,不想让家族企业旁落的话,那就只能接受丈夫在外面找人。

陈太太当然不愿意,为此才十分疯狂,竟然想直接取了何甜甜的命,剜心救陈茜。

然而陈先生?他愿意吗?

这个还真说不定。

按照警方查到的信息,随着这些年陈氏企业越做越大,公司的权力和财政大权,却都牢牢掌握在陈太太这个女人手上。

为此,陈先生一直对妻子很不满。

敢怒不敢言的状态下,陈先生做什么都是可能的。尤其,还是在有人怂恿的情况下。

这个可能会怂恿陈先生的人,最大的可能,就是闫维东。

三者的关系很复杂,其中还牵扯到几桩命案。

而且,据几个陈先生的心腹招认,早在二十年前,陈先生和闫维东就认识了。

那么,有没有可能,当年徐惠生的死,也跟闫维东有关呢?

这个猜测一冒出来,警方当即不敢耽误,该审问的审问,该查找的查找。

约莫一周后,随着证据越来越多,陈先生受不住警方的连番盘问,终于全部都招认了。

陈先生和闫维东认识的很早。

在闫维东还没发家的时候,两人就在一块混了。

后来,闫维东偶然“嫁”入豪门,成为当时海市很有实力的一家药材企业的上门女婿,两人的差距才拉大了。

特别是在岳父一家还有妻子,在结婚两年后双双死于一场车祸,闫维东成了家族企业的掌权人,天堑之别的发小,那之后就再没了联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