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3章

记住夜读书屋,www.yedu360.com,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.

程欣将近四十岁, 看得出来养尊处优, 保养的很好。

被抓住时, 她着实惊慌了许久,坐警车过来的路上也一直在挣扎。

但是, 等到了警察局后,坐在审讯室里待了一会儿,那种害怕瞬间就没了。

程欣反而淡定下来, 对于警察的闻讯, 也是一问三不知, 什么都不肯说。

可以说是非常嚣张了。

很快, 何甜甜等人就明白了她嚣张的理由。

不仅泽伦地产有人上门,就连药物局的程局长, 这时候也亲自跑过来,求到了谭家门上。

程局长人长得矮墩墩胖乎乎, 将军肚堪比孕妇。挺着那么大的肚子, 程局长却还中气十足,足足跟谭林饶了十来分钟的弯子。

谭林静静听着, 等程局长说完了, 他才用手帕擦擦脸上的唾沫星子, 对着程局长笑了笑。

“放人是不可能放人的, 程局长也别太担心女儿, 还是想想自己怎么收场吧。”

听到这话, 程局长心里一惊。

他虽然跟谭林不是一路人,却也知道这人是个硬骨头, 公私分明的很,轻易不会这么放狠话。

难道……他说的是真的?

这件事竟然还会牵连到自己?

程局长忍不住就多想了,但是他做官久了,也明白输人不输阵的道理。

因此,眼下受了威胁,他更加不肯服输,梗着脖子道:“老弟,你这样可就不厚道了,我好言好语来求你,你不想帮忙就直说,干嘛这么吓唬我?你以为我会信?”

谭林呵呵笑了笑。

“信不信都由程局长。不过,人你是别想带走的,我是按程序办事,耽误公案,后果怎样你该知道吧?”

官场上走后门的多了。

程局长其实到现在都不知道女儿犯了什么事儿。

只不过,程欣是他唯一的孩子。来之前程局长也是抱着希望的,想着祈求一番,说不定这谭林就能看在同僚的份上放人。

现在看来是他想多了。

不仅想多了,他自己也被威吓一通!

这时候女儿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。

程局长几乎是擦着一脑门冷汗出的谭家,琢磨着谭林这话是真是假。

谭林的话当然是真的。

知道事情暴露了,被抓到警察局后,闻满春像是疯了一样,什么都不管不顾,彻底坑死了程欣这个“同伙”。

他不仅招出了程欣,抖落了她做过的许多罪证,他甚至还提供了非常多的证据。

这些证据里,不仅有程欣如何害人的,还牵涉到十几年前一段往事。

经过仔细查证,警方最后证实,闻满春招供的内容基本上是属实的。

例如说,几年前那封信,是程欣让人寄到闻家的。目的就是不让闻均好过,为此还气死了他的老父亲;

比如说,这些年闻满春一直工作不顺,干什么什么赔本,也是程欣做的安排。

她故意设下陷阱,就是想看着一家子在贫困线挣扎,没有翻身的可能。

她即是泽伦地产的儿媳妇,父亲还是药物局的局长,在海市,认识的关系盘根错节。想要整治这一家人,简直太简单了。

闻满春说这些的时候,气的脸色涨红,甚至还流下了眼泪。

“当初我跟文秀,我们俩是同学,可是我根本配不上她。你知道吧,后来她们家被程家整治下去了,她自己的未婚夫也被程欣抢走,文秀怀着孩子走投无路,打也打不掉,医生说打了说不定就再也无法怀孕,我才有了机会。”

“我把她带回家,那天开始我就发誓,以后一定好好对她们娘俩,把这个孩子当成自己亲生的。我爸死之前,我也一直这么做的,我瞒过了所有人,把什么好的都给这个孩子,一心一意疼他,为此甚至十来年没跟文秀要孩子。”

“小均是个好孩子,可是,我没办法啊警察同志,我看到他我就难受,你知道我有多难受吗?”

“他没做过一件错事,可是,我爸爸是因为他才被气死的,那时候我没脸怪他。因为是我拦着文秀,不让她说出孩子身世真相的,怕旁人议论。你知道吧,男人啊最要的就是面子,我要是早点说,我爸也不至于气成那样……”

“我自己呢,这么多年碌碌无为,以前我还觉得是我运道不好,是我没本事。偏偏两年前,程欣那个贱人托人告诉了我所有经过,说都是因为闻均才整治我们家的,刚好那时候我闺女刚生病,家里为钱急的焦头烂额,我……我没法不气他啊,我控制不住啊……”

“有时候我都在想,要是没这个孩子该多好,程欣不会盯着我们家不放。我们就算穷点累点,就算孩子生病,也不至于过得那么艰难,亲戚朋友都不来往了,家里也一贫如洗,遇上孩子生病,偏偏什么钱都拿不出来……”

“程家真的很有本事,真的。”

“文秀他爸,当初就是被程老头搞下去的,一桩冤案,偏偏他就得逞了。程欣更厉害,她把我们一家害成这样,但是我又不得不答应……”

“为什么啊?以前小雅不是没找到过合适的骨髓。可是每次都因为程欣的关系,最后都没弄成……警察同志,你是不是觉得我在说谎?呵呵……其实我自己也奇怪的很,那么多家医院,怎么偏偏她有这么大的能量?她能控制海市,这我理解,谁让她爸是药物局长。可其他地方的医院,为什么也行?”

“我现在没什么好说的了,我是罪有应得,我确实想过让小均死,他死了我们家就清净了,程欣那条疯狗就不会追着我们家咬了。我认罪!我就是舍不得文秀,舍不得小雅,那孩子才六岁,她多可怜啊……”

……

闻满春自从进了警察局,就像是得了话痨症一样,都不用警察怎么询问,一天到晚就巴拉巴拉说了许多。

几乎把程欣的老底都揭开了。

问询的警察回去之后,仔细整理了那些供词。

除了程欣刻意针对闻家,想要整死闻均这桩案件外,警方还发现了极其严峻的两个问题。

一桩,是闻满春提到的骨髓移植的问题。

程欣究竟是通过什么渠道,竟然能把手伸那么长?

警方特意去查看过,这两年期间,闻雅虽然没做成手术,但确实配型成功过五次。

只不过,每一次没等闻家去交涉,骨髓移植的事就不了了之。

要不然,就是骨髓捐献者不愿意捐了;要不然,就是骨髓另外配给了其他人。

这就像最开始闻家做生意失败一样,给了希望又让人大大的失望,行事风格确实很像。

这就有点恐怖了。

程欣凭什么这么大的本事?器官移植这样的东西,绝不是她这种地位的人能够控制得了的,偏偏她就做成了。

能不让人惊讶害怕吗?

二桩,就是于文秀父亲当年的案子,究竟是不是冤案。

为此,警察特地去翻了案宗。

于文秀父亲犯的是贪污腐败案,十几年前,那时候五千万不是个小数目,于文秀父亲早就被处决了。

在他死后,在基层工作的大儿子大儿媳,就双双出车祸死亡。

只有一个未婚先孕的于文秀活了下来。

只不过,家里最大的那个覆灭,于文秀过得也是挺惨。

父亲被抓没多久,潘海也就是程欣的丈夫,就跟她解除了婚约。

于文秀打不掉孩子,那时候单亲妈妈还是很艰难的,被劝服后她就嫁给了闻满春。本来一家几口还挺幸福的,谁知十来年后程欣卷土重来,把人家害成那个样子。

儿子闻均差点死掉,丈夫闻满春差点成为杀人凶手,小女儿白血病眼看活不长……

看了卷宗的几位警察,对此都挺唏嘘的。

也不敢想,如果这是一桩冤案的话,死掉的于家人也太悲惨了!

“谭局,这是十几年前的案子了,咱们现在查,会不会……”

同情归同情,当年涉事的人员挺多。现在这些人许多都成了大佬,程家这个当年跳的最厉害的,反而是混的最差的。

哦,也不能这么说,毕竟,他一个药物局局长,能控制骨髓移植这样的事,哪怕他官职低,暂时也不能小觑。

“当然要查,既然知道了,就没有放过的道理,”

十几年前,谭林还在小地方待着,对于这种封存起来的卷宗,也很少有机会去查看。

但是如今既然看到了,那就没有放过的道理。

谭林叹了口气。

以前闲的发慌,两三年都遇不到一桩命案。

自从遇到何甜甜,真是腰不疼了腿不痛了,吃啥啥香干啥啥有劲儿。一波又一波的大案袭来,总觉得做人都快乐了许多呢。

“这件事,我会往上报的。”

谭林很干脆道。

“你们不用操心旧案的事,先把移植案,还有程欣手上可能有的人命案查清楚,就算大功一件了。”

包括王荣元在内的其他几名警官,相互对望了一眼,同时立正敬礼。

“是!”

当然了,查清附带大案件之前,警官们最迫切想要知道的,还是落水案的真相。

一个从没被潘家承认的孩子,究竟有多大仇,程欣居然这么丧心病狂,非要把人置于死地?

简直是疯子行径啊!

作者有话要说:

三更到~~~~晚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