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章

记住夜读书屋,www.yedu360.com,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.

只见视频里, 曹父曹母发了很大的火, 板着脸一起数落曹孟怜。

曹孟怜低着头脸色涨红, 也不哭也不闹,但却一句话都不敢反驳, 任由父母发泄怒气。

在这之后,两个人既没打她也没骂她,可却做了一件比打骂孩子更加过分的事情。

曹家是独栋别墅, 屋子外还有个不大不小的庭院。曹母不知从哪里找了一张软垫出来, 拿到屋子外面的房檐下, 就命令曹孟怜面对门口跪在那里。

庭院四周围着的是低矮的木栅栏, 刚刚齐腰高。可想而知,孩子跪在屋檐下, 一旦外面有人经过,肯定能看的一清二楚。

这是多大的羞辱啊!

就连几岁的孩童, 都已经有了羞耻心, 更何况曹孟怜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,正值青春期。

小姑娘最是爱面子的时候, 何甜甜也是从那时候过来的。因此也更加明白, 如果有选择的话, 她宁愿希望被父母关起门来毒打一顿, 也不想被这样羞辱。

可曹孟怜不敢反抗, 甚至连抵触都没有, 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教训。

她顺从地跪在垫子上,依旧低着头, 脸上红红的。也不知是被外面的大太阳晒的,还是强烈的耻辱感造成的。

随着时间过去,太阳渐渐落山,外出上班的邻居们陆陆续续回来了。

有人坐车,有人步行,路过曹家门口时,都会往院子里望一眼。

何甜甜以为这些人会劝说曹父曹母,可他们看到跪着的曹孟怜,只是停顿一下,就抬步继续往前走;许多人甚至视而不见,连看都没看就直接走了,没有一点的好奇心。

如果一个人是冷漠的话,总不可能所有人都是。

何甜甜瞬间就明白了,这种羞辱式罚跪,在曹家一定是经常发生的。这些邻居可能劝过,甚至不止一次,但并不奏效,或许还会被曹父曹母怼上几回,于是渐渐地就不好奇也不关心了。

体罚一直持续到晚上,等把曹孟怜叫进来后,父母再次一块数落她,似乎是在逼她答应什么事。

曹孟怜答应后,又被父母要求写东西。何甜甜看不清她写的是什么,只看到信纸上“道歉信”以及开头“最敬爱的爸爸妈妈”这几个字。

从头到尾,父母所有的要求曹孟怜全都照做了,没有一丝反抗,没有一丝小孩子被处罚时应该会出现的抵触情绪。

这么平静的态度,何甜甜立刻有了不好的预感。

果然,画面一转,曹孟怜一个人坐在灯下写道歉信。一边写,一边难过的咬唇,最后终于委屈地哭了出来。

那种哭,不是许多孩子为了满足某种要求,故意做出来的嚎啕大哭。

眼泪刚流下来,曹孟怜就会伸手抹掉,但她心里的委屈和难过,何甜甜却能真切地感受出来。这种委屈越积越多,最后,她拿起父母在事发后换给她的老式手机,只能拨电话的那种,给一个人打了电话。

来接她的是一个男人,看着年龄挺大,约莫三十几岁。画面的最后,两人一同出现在一个出租屋中。

随着系统升级,能看的视频时间越来越长,内容越来越详细。可正因为这样,全程目睹曹孟怜遭受的体罚后,何甜甜才觉得茫然。

她突然有些明白曹孟怜免费做福利姬的原因了。

在家里,她生活在最底层,头顶是爸爸妈妈两座大山。他们会羞辱她,责备她,丝毫不顾忌她的自尊和感受,让她觉得自己像监狱里的牢犯,甚至比牢犯还不如。至少牢犯可以毫无顾忌的愤恨,来自爸爸妈妈的伤害却是以一种爱的名义。

而在网络上,她受到的是赞美,是追捧。压抑的自尊心在这里得到极大的满足,她可能并不喜欢这种露骨的方式,可却难以舍弃这种心理上的满足,这种“爱”的包围。

何甜甜抓抓头发,眼前一遍遍晃荡着曹孟怜当众罚跪的画面,心情十分烦躁。

让孩子放弃这种危险的念头,她以为是很容易的一件事。

明明可以好好说服,可曹父曹母偏偏选择了最偏激的方式,看来高智商高情商,并不代表他们一定会做父母。

如今明白前因后果,何甜甜再也做不到责备孩子不懂事,她只是担心曹孟怜安全,不知道那个男人靠不靠谱,会不会对曹孟怜不轨。

这样一想,她也顾不得考虑别的,赶紧收拾好自己,匆匆出了门。

现在最重要的,就是先找到曹孟怜,其他的一概可以靠后。

在视频中,何甜甜已经看到出租屋所在的大致位置,只要多一些人手,要找到并不困难。

她坐上出租车,准备去绍安区警局找警察帮忙,期间,何甜甜又给曹母发了微信。

这时何甜甜才知道,曹父曹母已经找到相熟的警察,循着监控里女儿消失的方向,正一块满世界找人。只是海市那么大,要找到一个人又何其艰难。两口子到这时候才知道慌了。